更多


 
 

  • 景观——新感性和精神的图示——写在2019,中国写意油画学派联展       
  • 邓 平 祥

  • 从艺术史角度看,大凡一次革命性意义的艺术拓进和变革,都生长于艺术家自觉和非自觉的观看(或观照)方式的变革:印象派运动最初源于十九世纪法国一群巴黎画家不满足体制画家,对自然的陈旧保守观照方式而凸显色彩和光的表现;库尔贝现实主义画派,则强调我只画我看得见的一切;至于俄罗斯的巡回派也是以现实主义的眼光观照,加上思想批判的一场运动。甚至中国的齐白石的"衰年变法”,实质上也是源于观照方式的变革——即齐白石提出的"红花绿叶″的新花鸟表达图式。     

    上述西方和东方的关于艺术变革的经典事例,为什么都要从视觉的观照方式开始?原因就是——绘画(或曰造型艺术)都是应归类于"视觉的艺术"的,按照大哲学家康德的思想,这是视觉官能的艺术。康德认为人的观念感觉,唯有视觉功能和听觉功能具有升华为"精神感觉"的境界,因而视觉可以产生伟大的绘画和雕塑艺术,听觉可以产生伟大的音乐艺术,如钢琴、小提琴艺术和交响乐等。在这里感觉是否从官能感觉发展或升华为精神感觉,就是感觉功能的动物性和精神性的一个分界线。例如:味觉和触觉就不能达到精神性的境界,因而世间就没有味觉和触觉艺术之谓。     

     以意大利文艺复兴为擘始,人类告别古典艺术而进入现代艺术范畴,文艺复兴艺术运动的大师,先以"自然美和人的美的发现″为旗帜,而诞生了伟大的文艺复兴艺术,就是视觉的变革和观照方式的革命为突破口而展开的,这实际上是艺术家对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观照方式的根本处突破,于是艺术由天国回到了人间,由神境回到了世俗,从而实现了"要使人的感觉成为人的感觉"(哈克布克语)的伟大视觉革命,从而完成由视觉的艺术图像的根本性转型。由此,展开了伟大的文艺复兴的历时二——三百年的文艺复兴。文艺复兴从人的发现和自然的发现由的艺术运动开始,到人的解放和人权神圣的社会大转型,至欧洲的启蒙运动滥觞,而使欧洲和西方世界整体地进入现代文化和宪政民主自由的新世界。      

    由印象派艺术开始,欧洲和西方艺术进入新的历史时期,印象派从色彩和光的发现到强调性的表达开始了“印象主义运动"新时期,从而对保守陈旧而又弱化了、甚至丧失了“感性品质″的官方体制进行有力的、具有哲学背景的冲击和否定。之后的现代主义艺术运动,现代诸流派大师莫不是以视觉变革为先导,开始了现代主义大潮的艺术运动,其变革的路径也是遵循视觉革命的程序——由视觉观照方式到精神观察到心灵的真实。     

    到了这个时候人们惊异发现在这个的节点上,西方的艺术和中国的写意文人画竟然交汇和重合了!在此,我对于一些秉持民族主义和国粹精神的论者据此所得出简单的结论,而厚本土艺术精神而薄西方艺术的观点(如西方艺术"非亦匠论"等等)不敢苟同。我认为从人类精神文化史的视象看西方艺术的观照历史的演变,所遵循的是所谓"正常发育"的轨迹,而中国则是一个"早熟"的发育的轨迹,早熟者必有先天不足——后来我们精神文化上的深刻问题就印证了这种“早熟”带来的困境。     

    但是对“早熟″的问题,如何正确的对待,是需要我们从理论的角度冷静分析的。具体地说,这种"早熟″是中国的绘画艺术越过感性程序而进入观念,于是中国绘画就没有走"自然的发现"而进入"格物致知″的理性认识的范畴,从而造成“感性"发育的不健全、不成熟,而艺术恰恰是在"感性中表现真理的″(费尔巴哈语)的一种审美的认知方式,及艺术哲学的方式。从哲学的角度说,美学是感性学,而非认识论,于是中国的绘画就弱化甚至省略了写生这一感性认识的程序,而已"临谱″取代之,于是诸如"梅谱""松谱""竹谱""兰谱″之学盛行,基本阻断了感性发现的通道,这样一个以感性为前提的视觉艺术就没有了活水源头——它岂有不衰败和枯萎之理!八十年代初,李小山激奋的喊出了:中国画到穷途没路。为什么?实质就是说,中国画丧失了感性资源。     

    为什么一个农民木匠出身的齐白石成为了大师,因为他的"衰年变法",他的新图式"红花绿叶",重新开启了中国传统绘画感性通道,他将民间的、农民的感觉和感性发现带进了传统中国画领地,从而激活了传统中国画,并带来了中国绘画的新生面!     

    西方大哲学——"法兰克福学派″的主将马尔库塞为现代文化和现代艺术的兴起,在理论上鼓吹而提出的"新感性"命题,是西方艺术史从文艺复兴开始的现代先锋艺术的理论前题,它从哲学的高度指出了一切艺术的擎始和生长,必然发端于"新感性″的理论真理。       回顾写意油画近些年的发展轨迹,为什么始于"写生运动"?——实质上就是从感性出发,建立"新感性"的一个合乎艺术生长和发展规律的一个艺术运动——它的生命力和合理性都在这里。    

     感性的第一性原则,是认识论的基石性观点,感性之后,新的感性资源就自然地升华为认知,绘画是视觉艺术,回到康德的命题,视觉是能够也必然上升为精神感觉的层面,即形而上高度的,于是绘画中"心灵的观照""心悟″的境界就达到了,实现了。     

    中国写意油画学派所策划主办的系列展到本次展览的主题《景-观》。就是遵循这个艺术哲学(美学)的逻辑而展开和深化的。

Copyright © www.gsyart.com 关山月美术馆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07778